当前位置 : 浙江文明网 > 乡风文明 > 好家风

八十多年前的两封“红色家书” 读懂先烈们的家国情怀

发布时间:2021-04-23 10:40:19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杨群 共享联盟天台站 徐平

  “我俩蒙陈怀宽、杨超两先生之介绍,并征得双方家长的同意……在温州敝舍举行结婚典礼。时值国难,一切从简……”4月22日上午,83岁的陈曾豹深情地朗读着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刘英和妻子丁魁梅结婚那天所写的家书。这封家书写于1939年10月16日,后委托地下党同志送交天台县坑边村岳母家。“落款他用的是化名林远志,也是为了革命工作要隐藏身份”,陈曾豹说。

  1942年2月,由于叛徒出卖,刘英在温州被捕。3个月后牺牲于永康方岩,年仅37岁。他是浙江党的历史上为革命壮烈牺牲的第九位省委书记。

  陈曾豹的母亲是丁魁梅的堂姐。上世纪60年代,为了缅怀刘英,擅长书画的陈曾豹为了能画出革命英雄的神韵,搜集了许多关于刘英的资料,其中有用相机拍摄下的刘英写给岳母的这封信。“他是一个普通的人,但在党的培养下,具备了革命的思想,革命的品质。”关于刘英的事迹,陈曾豹从小听到大,“他文武双全,小时候学过武术,还会画画,曾为小姨(丁魁梅)画过一张金鱼水里游的图,寓意做好群众工作,才能如鱼得水,时刻都想着革命工作。”

  “从这封家书里,感受到了刘英烈士投身革命忘我的精神。在烽火岁月中,刘英和丁魁梅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婚礼后第二天,刘英就率领参加党的‘七大’的浙江代表团出发了。”天台县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张兴斌介绍,为了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正在不断搜集资料、挖掘先烈故事,革命烈士的家书更是十分珍贵。

  从家书中,可以如此真切地触摸先烈们的家国情怀。为了革命事业,可以奋不顾身,哪怕牺牲自己。同时,透过这些文字,可以感受到他们也是有血有肉,也会挂念家人平安健康的普通人。

  前几天,长期关爱服务抗战老兵的天台红心社志愿者林华强,发现自己2005年从一个旧书摊中买回的书籍里夹杂的一封信,竟然是90年前烈士石瑞芳寄于监狱的家书。石瑞芳曾任中共天台县委书记、黄岩县委书记、台州中心县委书记、浙南特委代理书记,1931年在浙江陆军监狱英勇就义。“这封信的落款是张益鹏,我当时不知道他是谁,今年在查阅烈士信息时,发现石瑞芳曾化名张益鹏,收信地址也是石瑞芳的老家欢岙沙(砂)坑村。”

  石瑞芳写给父亲的家书

  “父亲大人:你该(给)我的信收到了。关于前次汇款的复信,已随时寄出,想可到家了的。所云年成颇好、地方平静及合家都属平安,甚以为慰……父亲年近六旬,血气渐衰……尤祈自己保养……”书信从监狱寄出,历经90年,早已泛黄斑驳,残缺不全。林华强仔细读着这不足百字的家书,不禁动容:“能看出他对父亲的关心,但他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能够出去已经很渺茫。”

  自古忠孝难两全。从家书中可以看出,石瑞芳身陷囹圄,仍是从容不迫,视死如归。“以前的天台地方党史记载,石瑞芳是在1931年初被秘密枪杀的,但从这封家书的寄出时间是1931年10月来看,他牺牲时间要更晚一些。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给我们提供了进一步考证的空间。”天台县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张兴斌说道。

标签:编辑:陶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