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浙江文明网 > 市县动态 > 台州 >

李宝金:一个老党员一生的坚守

发布时间:2021-03-24 17:34:43 来源: 台州日报

  战火纷飞的年代,他投身革命,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和平发展时期,他默默奉献,在平凡岗位上尽忠职守。岁月静好的退休时光,他时刻牵挂着党和人民的事业。如今,已经风烛残年的他,只有一个心愿:“我的一切,都是党和人民给的,我要把一切都还给党和人民。”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要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就是国网仙居县供电公司离休老党员李宝金一生追求的目标。

  一笔特殊的党费,“我怕等不及亲手交上去”

  “李宝金同志,收到你上交的特殊党费伍万零壹佰圆整……”

  2月8日下午,在91岁的离休老党员李宝金病床前,孙女李田将国网台州供电公司党委送来的感谢信一字一句念给爷爷听。当听到“老兵过得好,我们才能心安”时,李宝金的眼眶湿润了。

  “今年7月1日就是建党100周年,我做梦都盼望那一天……这笔党费是我的心意,我本想等到那天再交上去,但我年纪大了,怕等不及亲手交上去。”

  近日,一篇题为《“这笔党费,我怕等不及亲手交上去”》的报道被人民日报、新华社客户端等主流平台转发。

  “以往我们每年春节慰问老党员的时候,老李都说让我们不要来,不要把精力浪费在一个老头子身上,今年他却主动要我们过去。去了之后,他已经把钱用红纸包好,他说100元,是庆祝建党百年的寓意,5万元,是祝愿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国网仙居县供电公司党建部主任应玲子告诉记者。

  李宝金的这一决定,其实早有“预谋”。李田回忆,2019年,李宝金身体已经很不好了,曾私下里拉着她的手悄悄说:“我攒了一笔两万多元的党费,如果我撑不到建党百年时,替我将这笔钱交给组织。”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李宝金时刻关注着疫情的动向,去年7月1日上交了一笔3000元的特殊党费用作抗击疫情。

  早在2015年,李宝金就在儿女陪同下签订了志愿捐献遗体登记表,并且留下书信表示自愿将遗体进行多次试验。

  “关于遗体捐赠的事情,他很早就有了这个想法。他还让我们不要把骨灰领回来,不然人家解剖时会顾忌。他自己准备了喜欢的衣服和头发,说以后就把这个和我婆婆的骨灰盒合葬在一起。虽然他的愿望是这样,但我到现在还是不舍得。”说起这件事,老人的儿媳忍不住落泪。

  一段“骗来”的采访,牵出老人尘封已久的回忆

  李宝金的家,位于仙居人民医院旁边的小巷子里,一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宿舍楼。

  因仙居供电公司的工作人员事先告诉记者,老人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是一个党员的本分,不愿再接受采访,记者只好自称是黄岩来的党史研究人员,听说有一位参加过浙南游击队的黄岩籍老党员家在这里,特来登门拜访。

  听到记者一口纯正的黄岩话又是来了解党史的,老人这才打开了话匣。“那一天是1948年2月12日深夜,我和同伴约好从家里跑出来去投奔游击队。我们那个村叫麻狸来村,就在黄岩和仙居交界的地方,村里总共才七八户人家,参加革命有四五个人,其中一个叫林继发(音)的,因为被叛徒出卖牺牲了,还有王克方(音)、朱世宝(音),都是我们村的。”

  作为浙东浙南部队会师、和平解放黄岩、解放初期台州剿匪斗争的亲身参与者,李宝金和战友们冒着枪林弹雨浴血奋战,“每天十几个人出门,回来可能只有七八个,我亲眼看着战友倒下去……”

  “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少人流血牺牲换来的,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呢!”

  解放后,李宝金在部队一直做到正连级参谋,1953年转业到三门珠岙人武部担任干事,之后又转业到仙居电厂,从最基层的抄表收费做起。每天,他骑着一辆自行车翻山越岭,一户一户地抄好电表。有时候,山里可能就一户人家,有些人偷懒两三个月去一次,但是他每月都坚持完成。“我们两家住在上下楼的,经常一大早遇到他背着包带几个白馒头一壶水就去收电费了,晚上太阳落山才回家。”他的老邻居吴世建回忆道。

  一生清贫,是他“共产党员就要艰苦朴素”的执着

  在李宝金家里,一台崭新的电暖气被放在角落里。女婿朱小安说,这是供电公司慰问时送来的,但是老人一直不用,夏天再怎么热,他也不允许开空调,说电是国家的宝贵资源,不能浪费。

  老李对自己“抠”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身上那件蓝色的旧衣服已经穿了三十多年,布料都发硬了还不肯扔,儿媳妇想给他买新衣服,每次都会被骂。有一次,他看见他儿子一件穿久的睡衣领子磨坏了要扔掉,就要拿走自己穿,儿媳妇拗不过,拿了件半新不旧的羽绒服骗他说也要扔掉,他才拿去穿。但是十年后,他又把这个羽绒服找出来还给了儿媳妇,说“人老了,穿不了这么好的衣服了”。

  因呼吸困难,家人几年前给李宝金购买了70多元一罐的氧气瓶,每天只要吸上1个多小时就可以缓解病痛,一罐可以用上一两个月。但老人不舍得用,家人骗他说是在熟人那买的打了折,一罐只要20多元,但老人还是不舍得,用了一年多时间就拒绝再次购买了。

  当记者善意提醒老李,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现在生活条件都上去了,不用这么省,老人指着自己的眼睛说:“你知道吗,我的眼睛救过我的命。我刚出生的时候,家里太穷了,我妈妈想把我扔掉,结果看到我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她看,心软了,我才活了下来。”

  “那个时候实在太苦了,现在的生活这么幸福,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们共产党员就是应该要艰苦朴素。”

标签:编辑:陶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