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文明网 > 未成年人 > 要闻 正文
庆元县开展农村学前教育补短板改革试点 让孩子都沐浴在阳光下
2018年04月19日 10:16:18   浙江文明网

  编者按:学前教育事关民生,是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十九大报告指出,“办好学前教育”,“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今年的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启动学前教育补短提升工程,支持庆元开展农村学前教育补短板改革试点。

  作为我省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落后的县,庆元县学前教育现状如何?下一步将如何进行改革试点?其改革对全省其他地区尤其是相对落后地区有何借鉴意义?

  近日,记者赴庆元县进行了深入蹲点采访。记者发现,目前庆元县学前教育还存在不少短板。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在这个山区县里,一场学前教育改革正在发生。

孩子们在庆元县实验幼儿园楼厅运动场嬉戏玩耍。 通讯员 吴长久 摄

  浙江在线4月19日讯(浙江在线见习记者 黄慧仙 通讯员 吴长久 陈传敏)

  民办园承担过半学前教育

  地处浙西南,拥有全省最高海拔的百山祖镇,自东向西落差达1600多米,这是庆元县最典型的地域特征。

  全县3个街道、6个镇、10个乡,户籍人口20.55万,2017年财政总收入7.11亿元,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33805元和15626元,仅相当于全省平均值的65%和62%,这是庆元县总体的经济概貌。

  4月中旬,当我们来到庆元县松源街道,明显感受到了经济差距带来的教育“硬件”差距。一幢四层民居墙上,挂着阳光幼儿园的牌子,这是一所省三级民办幼儿园。走入园内,20多个孩子正在底楼几十平方米的房间里做早操。园里共有大、中、小5个班,分散在一二三层民居中。一层层走上来,记者看到了每层的教室和正在上课的孩子,却唯独不见幼儿日常活动所需的户外活动场地。根据教育部制定的《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规定,幼儿每天户外活动时间一般不少于两小时。细观整栋楼,门前是马路,左右一两米又都是寻常家宅,户外活动场地会“藏身”在哪里呢?

  记者的问题正戳到了园长吴丽红的“痛处”。

  她带着记者上了四楼楼顶。在现场记者看到,这里是一块90多平方米的空地。空地四周围着约2米高的铁网。

  “我们的幼儿园只有这么一块户外活动场地,户外活动只能轮流开展。”吴丽红说,“我做梦都想有个大点的场地。”

  这样的问题在庆元县民办幼儿园里并非个例。据了解,目前庆元全县共有幼儿园29所,其中公办园8所、民办园21所,另有9个教学点,其中省一级园2所,分别是庆元县中心幼儿园和庆元县实验幼儿园,硬件和师资均居全县首位,另有二级园7所。调研中记者发现,不少民办幼儿园的户外活动区域十分有限。

  除了场地,令不少民办园园长倍感忧心的,还有幼儿园的营收和教师队伍的稳定问题。

  吴丽红告诉记者,在这里上学的孩子每学期学费为2580元(包括每个月400元的保教费和每月100元的伙食费,另加80元的代收费)。“就连这些钱也无法一次性收齐,很多学生家长常常是等到学期末才交完所有的钱。老师的工资算上养老保险和意外险,每月是2900元,工资太低了,留不住人。之前一个学期这里就走了四五个。”吴丽红说。

  向记者算起营收账的,还有位于濛洲街道的民办省二级园同济爱绿幼儿园的园长吴红英。“老师一年收入全部加起来只有3万元,工资待遇直接影响着园里教师队伍的稳定,幼儿园从2015年创办以来,前年走了5人,去年又走了4人。”

  记者从庆元县教育局了解到,目前庆元全县在园幼儿共4684人,而公办园的覆盖率为28.7%,剩余部分皆由民办幼儿园实现覆盖。

  民办幼儿园整体教育条件尚不理想,却又承担着全县半数以上的学前教育任务,这成了庆元县公办园与民办园发展上最显著的问题。记者了解到,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态,还在于当地有限的财政收入和编制名额的紧张。

  “建一所公办园,前期投入和后期管理都是很大的一笔支出,庆元县经济基础薄弱,财力有限,因此公办园项目落地比较困难。”庆元县教育局幼教中心主任胡淑贞说。

  城乡幼儿园发展不均衡

  庆元县东部的举水乡是高山区,交通条件较差,人口大量外迁,该乡户籍人口有6197人,但常住人口却只有1800余人,很多人都到外地打工了。目前东部11个乡镇,包括举水乡在内,只有3个乡镇中心幼儿园有少量孩子,其余乡镇因少有幼儿,中心幼儿园闲置着。即便开张的中心幼儿园,条件也不乐观。

  举水乡中心幼儿园老师吴春花告诉记者,该园与乡中心小学共用一个校舍。2017年以前,她是幼儿园唯一的一名老师,也是大、中、小混合班18个小朋友共同的老师。

  记者看到,园内有1个教室,1个活动室,还有1个午睡室。“平时在体育活动或做游戏时,孩子是集体进行的;而对于一些需分年龄段上课的课程,我就把孩子安排到不同的教室中。”吴春花说。

  庆元县中心幼儿园副园长蔡章琴在农村幼儿园工作过2年,在县城幼儿园工作过20多年,她发现城乡幼儿园之间,在教师综合素质方面也有着差距。“在农村幼儿园,有些幼师的带班能力还有所欠缺,普通话都不标准,部分活动组织甚至是有悖于儿童发展的。”蔡章琴说。

  在农村幼儿园里,留守儿童也是一个明显的问题。一位年轻的家长告诉记者,儿子班里二十来个同学,开家长会时,一半都是由爷爷奶奶来参加的。

  如何把年轻人留下来,成了一个引人思索的话题。

  “很多年轻父母未必不想留在本地,关键要有企业,要有工作岗位。”庆元县竹口镇中心幼儿园园长吴东霞说。幼儿园所在的竹口镇素有“铅笔小镇”之称。镇上铅笔企业众多,产品远销欧洲。在前往竹口镇中心幼儿园的路上,时不时可以看到铅笔形状的装饰牌,一大片开满油菜花的农田旁,堆放着成堆木材。目前竹口镇已有造纸、水泥、医药、建材、纺纱、制笔、竹木加工等大小企业176家,吸收了2600多人就业。这几年,竹口镇中心幼儿园的学生数从2016年的153人,到2017年的173人,再到今年的196人,呈现递增的趋势。而其中原因,正在于小镇不断发展的经济环境提供了更多的工作岗位,为这些年轻父母创造了留下来的条件。

  教育改革带来新希望

  那么,针对目前学前教育发展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庆元县又在做哪些改革探索呢?

  在松源街道的另一所民办幼儿园育苗幼儿园采访时,园长吴美芬手中拿着的一张图纸引起了记者兴趣。

  这是吴美芬参与入股的一所新幼儿园——庆元苹果树幼儿园的建设规划图。据了解,该园区由旧粮库改建而来,建筑面积达4000平方米,资金投入在七八百万元左右。

  一个小型民办幼儿园园长,真的能有如此雄厚的财力与魄力,来建设、运营这么一所新幼儿园吗?

  庆元县教育局幼教中心主任胡淑贞的一番话,解开了记者的疑虑。原来,这所幼儿园将采用国资出租场地,由民资来改建经营的模式,政府将出台相应的激励机制予以扶持。具体运作归金华苹果树幼教集团负责。

  像这样的办学模式探索,在庆元县远不止苹果树幼儿园一所。

  就在育苗幼儿园不远处,还有一所名为江滨幼儿园的园区也正在建设规划中。这所幼儿园是按照省二级园的标准建设的,建成后的幼儿园建筑面积达5000多平方米,能容纳12个班级、310人左右。胡淑贞告诉记者,这座新园的具体办园模式还未正式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座新园将有着更为完备的硬件条件和师资力量,为周边村落的孩子们带来更为优质的学前教育资源。

  据了解,为补齐农村学前教育短板,从2018年到2022年,在庆元县,像苹果树幼儿园、江滨幼儿园这样计划新建、改扩建的幼儿园共有15所。目前,除了上海的爱绿教育集团、金华的苹果树幼教集团之外,丽水的哈灵教育集团也已入驻庆元县学前教育领域。

  “我们的规划是,到2020年,全县将全面改造提升农村薄弱幼儿园和村级教学点,公办幼儿园覆盖面将达到50%以上,省一二级幼儿园覆盖面达60%以上,集团化办园覆盖面达75%以上,普惠性幼儿园比例达85%以上,建成城乡全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庆元县教育局副局长叶其森说。

  在新建园之外,对于县里现有的29所幼儿园,庆元县也已有了下一步计划。

  “接下来,我们将以县里2所省一级园为龙头,开启集团化办园模式。由他们领头,辐射下面各级幼儿园。”叶其森说。

  叶其森告诉记者,除了扩容、建机制体制,在这场学前教育补短板改革中,提升幼师待遇,尤其是民办幼儿园老师待遇,也是改革中需要直面的一个重点问题。

  要提待遇,自然离不开政府财政支持。

  据介绍,过去庆元县地方财政对于民办园的补助相对较少。而从2017学年开始,在省补扶持学前教育发展专项资金的基础上,县财政每年配套不低于500万元的学前教育发展专项资金,主要扶持非营利性普惠民办幼儿园或民办幼儿园,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生均教育经费、保障教师待遇和专业发展经费、奖励民办幼儿园创品牌上等级等形式进行补助。

  “很多幼师岁数都不大,年轻有干劲。但年轻时期往往是最需要用钱的时候,有了工资保障,才能留住更多教育人才。”在举水乡中心幼儿园的采访中,园长吴开明说。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见习记者 黄慧仙 通讯员 吴长久 陈传敏 编辑:毛宁
相关稿件
扫一扫关注文明浙江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