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文明网 > 重要新闻 正文
三位70后80后90后的青春故事:向上向善,他们的模样
2017年05月04日 10:28:27   浙江文明网

  浙江在线5月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沈吟 吴振宇 丁谨之 通讯员 叶小平 严晶晶)向上是一种力量,向善是一种品德。今年五四青年节前夕,我省首次评选出95位“向上向善好青年”,用这样的方式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此纪念“五四”,让五四精神在新时代传承。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聚焦这95位青年,他们到底是什么模样?他们又抱持什么样的价值观和梦想?今天,就让我们来认识这三位分别为70后、80后、90后的“向上向善好青年”,听听他们的青春故事。

  张建东

  1976年

  衢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排爆大队教导员

  “拆弹专家”张建东——以生命保护生命

  最近,反恐警匪电影《拆弹专家》在各大院线火热上映。观影者说,除了震撼视效的大场面,影片所表达的“以生命保护生命”的理念更令人感动。

  在这次我省评选出的95位“向上向善好青年”中,恰好也有这么一位“拆弹专家”。

  在部队的15年里,他排过的各种手雷、炮弹等有上千枚;转业后加入公安队伍5年多来,他已先后成功排除各类爆炸物300多枚……面对众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各类爆炸物,他总是逆行而上,肩负起守护一方平安的重任。他就是衢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排爆大队教导员张建东,一位名副其实的“拆弹专家”。

  让张建东闻名的是一次发生在去年的惊险作业。2016年7月4日。龙游县城县学街(原县政府招待所)拆迁工地发现大量不明爆炸物品,警方迅速调派警力封控现场,启动排爆应急预案展开处置。通过查勘分析,初步确定疑似爆炸物为日伪时期遗留的炸弹,这是衢州境内近年来发现数量最多、品种最多的埋藏地下的废旧炮弹。

  因遗留时间较长,部分爆炸物锈蚀严重,引信、雷管裸露在外,部分爆炸物部件基本完整,无法保证弹药是否已失效,稍微处置不当,将可能引起爆炸。一场排爆作业随即展开。张建东临危受命,担任此次排爆的主排爆手。当其他人都在往外撤时,一个孤独的身影却逆行而上,只身深入最危险的中心点。

  心理压力、炎热天气、15公斤的厚重搜爆服,很快让张建东大汗淋漓,全身湿透。但他仍沉稳地将一枚枚炮弹排出,逐枚放进装有沙子的木箱内,然后将木箱平稳转移至安全地带。十进十出最危险的中心点、连续两天的艰苦作业,张建东最终将现场共90枚各类废旧炮弹成功排出,其中包括一枚大型压发反坦克地雷,而能辨认出来的炮弹均为解放前制造。这次高强度作业,让他整整瘦了3斤。

  事实上,张建东一直是位资深排爆专家。张建东说,排爆本身是一个孤独的事业,需要大量的知识储备和长期的经验累积,而且危险随时相伴。“进去后基本只能靠自己,一个人近距离面对爆炸风险,那种感觉的确是孤独的。”他说,排爆现场不能一哄而上,排爆手必须坚持这样的孤独,才能清晰思考每个难题、步骤与动作,而大家在外围的技术保障和支援,则能让排爆手更加踏实。

  2011年,张建东离开工作生活了15年的军营,从部队转业参加公安工作。其实,他原本打算转业后从事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能多陪陪家人。但在老家衢州警方邀请下,他选择了公安事业。“在部队,我是为了保家卫国。转业后,我希望还能用专长为地方作点贡献。”张建东说。

  脱下军装,穿上警服,身份变了,不变的是张建东对工作严谨的态度。几年下来,他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先后成功排除各类爆炸物300多枚,完成各类安检保障任务160多次……凭借过硬的素质和专业技能,凭借顽强的精神,张建东在一次次重要关头不断超越自我,出色完成了各项任务。

  “拆弹专家”之外,张建东也是一位热心公益的志愿者。作为衢州红十字应急救援队的主力队员之一,他多次参加救援任务。“以前在部队参加过特战训练,山上、水下救援都可以开展。”张建东说,自己既然有特长,就要用一技之长为公益事业多作些贡献。

  唐立梅

  1981年

  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科研人员

  “深海蛟龙”唐立梅——无限风光在险峰

  记者在海洋二所的实验室遇见唐立梅时,她正在仔细整理研究手头的几块石头。这些“蛟龙”号去年从西太平洋雅浦海沟6000多米深处采集的岩石标本,仿佛来自遥远异域的神秘礼物,在唐立梅眼里则是极为珍贵的海洋地质学研究材料。

  “深海是人类探索最少但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的区域之一,有很多未知的谜团等待人类去发现。这样小小的一块岩石样本,需要进行几十项相关的理化分析。随着后续研究的深入,我们对这些来自大洋深处的石头会有更丰富的理解和认识。”唐立梅告诉记者,她目前正在参与一项深海生物群落及其与环境要素相互作用的相关研究项目,项目集中了我国最为顶尖的一批海洋科研人员,对于探索大洋深处特殊生态系统的生命过程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

  唐立梅在课题组的主要任务就是分析深海岩石,从而揭示与海洋生态相关的地质环境信息。随着研究的开展,相关科学文献的调阅、样本的实验分析和各学科间的研究合作都成为她手头迫切的工作。

  2013年9月,唐立梅随“蛟龙”号下潜到大洋2774米深处,成为我国首位乘“蛟龙”潜入大洋的女性。这次科考经历让唐立梅迅速成名,办公室陈列柜里的一个个奖杯和奖牌,正是她这些年来收获的荣誉。

  “希望以后有更多的科学奖项可以陈列在这里。”如今唐立梅已当了妈妈,肩负着事业、家庭的双重重担,但对于攀登科学险峰的渴望与激情,比起前往大洋深处的那一刻没有丝毫消减。

  “‘蛟龙’入海只是短暂的奇幻之旅,伴随科学研究更多的是枯燥、乏味和艰苦,尤其遇到研究瓶颈时更需要耐心和执着。”在唐立梅看来,自己的学术成就在海洋科学研究者中并不突出,虽然毕业于普通的本科高校,但凭借一路积极进取最终进入名校深造,乃至成为一名海洋科学工作者,靠的就是一股不服输、肯拼搏的劲头。“我所理解的青春就是奋斗,无论命运怎样坎坷,永远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以满满的正能量努力实现自我。”她说。

  如今,唐立梅又有了自己奋斗的“小目标”,对于曾经抵达大洋深处的她,地球的南北极同样有着迷人的魅力。今年,唐立梅已经主动报名要求参与海洋二所在南极、北极地区的科考活动,希望围绕极地海洋地质学开展一些研究工作,丰富自己的科研工作经历。

  叶石云

  1998年

  丽水市云和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学生

  “践诺少年”叶石云——爸欠的钱我来还

  今年“五一”,叶石云没有回老家。自从去年年底爷爷叶贞旺去世,云和县崇头镇梅竹村的老屋就空了。叩别了祖父与父母的3个坟包,他把更多的时间放到了勤工俭学上。“新生活开始了,我要继续往前看。”

  如今的校学生会主席叶石云阳光自信、成熟稳重,那些过早经历的人生磨难,在他身上仿佛不曾留下痕迹。11岁那年,他的父母在49天内相继去世,留下3万余元债务。尽管欠款没有留下借条,但他主动“寻债”,并许诺子还父债,通过捡废品、打零工努力还款。

  2009年秋天,晚稻熟了,叶石云还未从母亲因病离开人世的痛苦中走出,父亲叶明松又突然离世,让年幼的他意识到,自己已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好心的亲戚和村民凑钱埋葬了叶明松,希望暂时瞒住叶石云年迈的祖父。未曾料,下葬后的第二天,竟有人来到叶家,冲老人讨要叶明松欠下的债务。

  “你放心,爸爸欠的钱我一定还!”11岁的叶石云斩钉截铁地许诺,站在一旁的姑姑十分惊讶,她眼中的侄儿,从小内向甚至有些怯懦。这是叶石云人生中许下的第一个诺言。

  自从有人上门讨债,叶石云就时刻准备着债主上门,并备下记账本,但再没有人来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们不来,我就去找。”

  2009年冬天,在姑姑的帮助下,叶石云放弃节假日,踏上了“寻债”之路。“欠柳启元840元,2009年修房时,运空心砖和水泥的运费;欠胡先林1000元,2008年母亲出院结账借的……”这些债务,有些是父亲在世时跟姑姑提起的,有些是知情人告知的,有些是爷爷回忆的。20多笔,共计3万余元,对于11岁的孤儿叶石云而言,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再难,也要还。2010年暑假,叶石云来到县城姑姑家,想挣钱还债。去哪里挣钱?因为年纪太小,玩具厂的老板拒绝了他做工的请求。很快,他找来一只编织袋,开始捡废品。

  杂物间里的废纸和塑料瓶越堆越高,叶石云终于在废品收购站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钱:15元。为尽快还债,他请求姑姑出面,从玩具厂拉回一车玩具,在家做起了玩具来料加工。那个暑假,他一共挣了1000多元。

  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叶石云每年暑假加工玩具的收入不断增加:2011年2300元、2012年3000元、2013年4000元。此外,他还利用每个寒假和双休日捡废品。2014年,年满16周岁的叶石云,终于能进工厂打工。为了比工友多加班1小时,每天中午,他只用半小时吃饭;每天晚上,他都加班到工厂停工才离开。

  践行诺言,才是诚信。叶石云对债务进行了分类,债主年迈的先还,数额较大的分期还款。“这样,每年我可以多还几家。”他希望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行动。

  有人劝过他,你还小,债可以先不用还;好心人同情祖孙俩,一次次拒收欠款。但他依旧坚持。不仅努力挣钱,还从政府的低保和各类补助里一毛一分地省下。2015年12月26日,父亲欠下的所有债务终于还清。

  现在,叶石云依旧忙碌。“五一”小长假,云和县石塘镇长汀村一家农家乐的后厨里,叶石云正刷洗、切菜。“玩具加工学得差不多了,我想再多学门手艺。”

  叶石云不久前刚参加了杭州商业职业技术学院的自主招生,他期待着发榜日的到来。这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 沈吟 吴振宇 丁谨之 通讯员 叶小平 严晶晶  编辑:吴越
相关稿件
扫一扫关注文明浙江
在线阅读